藩れ偶璃蔣療踢塗郔詢50勀啋

2018-04-21 17:02 懂埭ㄩ蟢齠酉嗒笳

奀奀粗蜆崋繫符夔蚻ヴ著名小說家王安憶近期受邀至中大,參與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於2017-2018年度開設的「文學創作」分流課程,教授「創意寫作坊」,與學生交流寫作經驗,並於上月下旬,以「服從與抵抗——小說寫作」為題作了講座。3月的中大,春光明媚,記者在王安憶的辦公室中與其做訪問,從歌劇聊到偵探小說,又到當下小說創作難出佳作的困境。快人快語的王安憶一針見血:「作者太差!」■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這次王安憶受邀到中大,因為教授的是本科,香港的學生比較多,正好滿足了她接觸香港學生的興趣。「香港學生和內地學生寫作上不大一樣。」王安憶說,「2005年時我也曾在嶺南大學教本科生,當時就覺得,這邊的孩子好像和生活更靠近。內地的孩子吧,可能是生活條件太好了,或者是資訊把他們包圍了,接觸到的好像都是二手的生活。05年時在嶺大,他們交上來的作業,很大部分都是寫當時剛過去的金融風暴,家庭的變遷、人的命運。現在也是,我覺得香港學生比內地學生更善於啟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內地生吧,我覺得實在是生活方式很有問題,老是對蚢q腦,資訊那麼多,所以寫東西同質性很強。」「長篇太爛了!」內地不少年輕人投身網絡寫作之中,作品動輒幾十萬字,人氣高的會獲得影視改編的機會,被打造成「大IP」。對於網文,王安憶表示自己從來不看,對這類小說的體量和形式也持保留態度。「它必須得長,因為它運作的方式就是每天都要更新一定的量,不然就等於『挖坑』了嘛。可是寫作是需要結構地考慮的,不能這樣每天往外吐。這些東西如果能夠更加從容地考慮到結構的問題,考慮到敘事的效率問題,可能會短一點,更加精緻一點。」她又用畫油畫來作比喻:「畫油畫的人會說自己的畫幅不是很大,總是能在手臂可以夠到的範圍裡面,這說明一個人的控制力還是有限,如果無限就沒有形式了。網絡上的寫作,形式感的問題是個問題。」那中國的長篇小說呢?就算沒有網文每日更新的壓力,現在內地市場上的長篇小說出版也呈井噴之勢,看起來一片繁華。「(中國的)長篇小說其實是個最爛的東西了。」王安憶毫不客氣地說,「因為現在有很矛盾的地方。首先,長篇是最難寫的,對一個作者來說恐怕是最高峰,要先寫短篇,再寫中篇,再長篇。可是現在出版社最需要的是長篇,因為長篇可以出書,可以宣傳,可以銷售,要是短篇他不曉得要把你怎麼辦。所以我們的長篇產量是很驚人的,但是品質差得不得了。其實很多作者的中短篇很不錯,但是中短篇幾乎找不到一個出版的機會。幸好我們還有文學月刊,有雜誌,否則這些中短篇沒有地方露面了。大部分的作者離長篇的道路還遠茤O,可現在都開始寫長篇了,因為出版社要求他寫長篇。」和自己的經驗保持距離2016年,王安憶出版了自己最新的長篇小說《匿名》。與《長恨歌》與《天香》充滿現實感的細緻敘事不同,《匿名》玄而又玄,充滿抽象的密碼。在台企上班的吳寶寶,被歹徒意外綁架至遠離文明的深山林窟,後又輾轉流浪到老鎮的養老院、福利院;他所到之處,彷彿是原始的洪荒之所,而所遇見的人,都沒有真實姓名……這到底是新世界中的奇遇,還是現實中的生活?《匿名》出版後,不少讀者表示難讀、「燒腦」,也有評論人認為王安憶正進行一場新的寫作實驗。「那麼多年來,像這種比較抽象的東西我也是寫過的,其實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只是別人沒有注意到,別人注意到的就是《長恨歌》,是比較傳統敘事的。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特別新鮮的事情,也不像大家所以為的我要去突破一個什麼東西,我沒有這個企圖。」王安憶說,《匿名》雖然被認為是不好讀,卻出乎意料是近年來她的書裡賣得比較好的一本,「可能年輕人反而喜歡讀一些比較有挑戰的東西吧。它不斷在增印,所以現代人讀書的勁頭還是有的。」從事寫作近40年,王安憶認為自己「走到今天仍沒有倦意」,自己喜歡寫作,也有能力寫作,至於外界的風氣氛圍如何流轉反倒不大去考慮。「很多人問我『你是怎麼堅持那麼多年的?』我覺得『堅持』這個字就用錯了,沒有那麼辛苦,還是很有樂趣的,而且是我唯一有樂趣的,我對其他東西沒有太多的興趣。」且不說抽像難解的《匿名》,王安憶之前的小說,都似乎遠離自己的日常生活,甚少涉及自己的個人經驗。「我想和自己的經驗保持距離。」她說,「有些作者會把自己的經驗寫進去,我向來是保持距離的。這也有很多原因,可能是自己的經驗也很簡單,還有我還是很重視它的創造性。作者和作者的特質不同,有些作者只有寫自己才能寫好。我則喜歡很客觀地去創造一樣東西。」小說的好看很重要令王安憶名聲大噪的是小說《長恨歌》,用現在流行的話說,那可是當年的大IP,而其改編的熱度到今日仍不減。網上有文章稱王安憶認為《長恨歌》不是自己寫作中特別重要的作品,頗有些否定前塵的意味,可王安憶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說過這話。「它對我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在哪呢?說得不好聽,它有點把我推向市場了。其實在《長恨歌》之前,我完全不屬於熱門的作者,它一下把我推到一個很大眾的地方,這和當時的思潮也很有關係。當時剛好上海熱,張愛玲剛剛去世,有很多話題。它也比較好讀,然後又電影又電視的,搞得它非常時尚。」王安憶說,《長恨歌》裡面其實包含了很多類型小說的、通俗的因素,但都並非創作時有意為之。「裡面最重要的一筆反而是最不被大眾所接受的,就是她(王琦瑤)最後的死法。他們覺得死得太難看了。可是如果不是為了這個死法,我前面根本沒有興趣去鋪排的,一切都是為了最後這個結局嘛。」王安憶說,《長恨歌》的重要在於讓她知道「小說應該是好看的」,影響了她之後的創作方式。而在她自己的閱讀中,也對精彩的類型小說推崇有加,比如英國推理小說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就是她的最愛。「類型小說家首先是建立模式,然後在其中不斷生產。克里斯蒂就像魔術師一樣,在一個模式中不斷地翻花樣;她的案子都是發生在我們最日常的生活中,破案的手段也都是最日常的,用我們的常識來進行。」她認為內地有幾個作家完全可以用類型小說來定義自己,「但他們可能本人也不樂意,你知道,中國作者對類型小說是有牴觸的,覺得它是pop的東西,但在西方,類型小說在出版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至於為什麼現在中國「好看」的小說少之又少,王安憶一針見血地指出:「作者不行。」「也是整個文學的生態吧。」她說,「敘事的質量來說,一個是這麼多年有點寫盡了,需要時間;但現在讀者沒有耐心,作者也沒有耐心,大家恨不得每天都有一部很好的小說,不可能的。還有一點,從業人員也不一樣。我們那個時代,80年代90年代,都是比較優秀的人去寫小說;現在則好像是比理科生差的人才去考文科。尤其是內地,整個社會的氛圍是最優秀的人都去商科、理科、工科了,留給文科的人就是比較弱一點,而做小說的人尤其弱。作者不行。寫小說這個事情你還要期待『一個人』產生,有『一個人』,不是一個體制能夠決定的,也不是一個集體可以進行的,如果沒有這『個人』,產生就很難。」《流水似的走馬》作者:鮑爾吉•原野出版社:湖南文藝出版社葉芝說,「奈何一個人隨茼~齡的增長,夢想便不復輕盈」。讀鮑爾吉.原野的新書《流水似的走馬》時,想到了葉芝的這句話,並馬上否定了這位愛爾蘭詩人的說法--鮑爾吉.原野從1981年開始發表作品,在文壇活躍近四十年,但他的文字仍然充斥蚖摒晡漱O量。《流水似的走馬》,是鮑爾吉.原野在出版了數十部作品之後的又一部散文集,可是在讀它的時候,竟然有讀新人作品時才能產生的那種獨特的喜悅--作者的語言,充滿茪@種好奇,像穿越山澗與平原的水流,時而奔放激越,時而平緩惆悵,但始終保持流動的速度。這種語言,穿越了嚴苛的時間考驗,讓鮑爾吉.原野的文字,從傳統文學時代走來,仍然能在所謂的新媒體公號文時代,讓讀者產生閱讀愉悅感與轉發的衝動。鮑爾吉.原野的讀者畫像,以往會被限定在保守的、只認經典、拒絕轉化閱讀習慣的人,可現在,那些習慣了紙上閱讀的人,依然會從鮑爾吉.原野的文字中,尋找到一種智能手機時代很難產生的心跳感覺。這種感覺是純粹的文字之美釀就的--用「釀」來形容鮑爾吉.原野的創作驅動力可能並不合適,作為一名熱情的內蒙古人,他總是那麼急切地把眼睛看到的、內心觸碰到的美與細節分享出來,他幾乎是在用脫口秀的方式,滔滔不絕地把他發現的自然神跡與人物傳奇,活靈活現地轉達給你。而你只能在閱讀(其實也是傾聽)的時候,保持微笑與沉默,一言不發地沉浸其中。比如鮑爾吉.原野寫鹿,這是我在中文閱讀中讀到的最美的鹿,「鹿真是奇怪的動物,牠跑得那麼快,卻從來不踩一棵花。懂得動物足跡的獵人都知道,沒有哪一棵花是被鹿踩碎的。鹿的良心最好。公鹿和母鹿,牠們倆一輩子都在戀愛,老是在一起,互相端詳。」「公鹿回頭看母鹿的樣子讓人心都化了;母鹿看公鹿的樣子,好像公鹿是一個神。牠們在奔跑的時候,身影穿過樹林,鹿頭和美麗的花角在模糊的灌木叢飛行。」「鹿喜歡站在山岡上呢。春的夜,風把花香一下子吹到山頂上,沒越過山頂,堆積在山谷裡。公鹿站在山岡上,山坡上各種顏色的花都被月光照得像白花,像鹿身上的花斑一樣。」鮑爾吉.原野也追求寫出中文寫作中最精神的馬、最具神性的火焰、最有表達慾的石頭,還有世界上最美的草原沃森花草原中的每一朵花與每一根草......只要他願意,他就能夠無止限地把那些微小的事物寫成偉大的神跡。草原是一個世界,而鮑爾吉.原野用文字又創造出一個世界,只有這兩個世界重疊在一起的時候,草原才是真正的草原,草原上的事物才會如此真實而又富有詩意。鮑爾吉.原野的情感是濃稠的,他不必要用文字來增加這份情感的濃稠度--雖然這是許多作家愛幹的事情。恰恰相反,鮑爾吉.原野要去盡力地稀釋情感的濃稠度,這位出生、成長在草原上的漢子,能看到自己的眼淚砸在塵土裡的整個過程,胸膛常常因為激動與感動而發熱,他熱愛奔跑與擁抱,而當他拿起筆準備寫作時,唯有徹底地安靜下來,才可以讓那一個個字變得不再燙人,像被月光浸染過一樣,擁有舒適的觀感與溫度。許多人評論過,鮑爾吉.原野是位有童心的作家。我覺得這是種誤解,他明明是那種有野心的作家,只不過這野心,因為摻雜了諸多狂放的想像,以及適度的幽默與惡作劇,才顯得像童心。他的許多文章,是帶茷梏q與惡作劇心態寫就的,比如這段,「開遍一切地方的野芍藥一定是花裡的霸王。這幫野獸天天唱歌跳舞,狂歡七天啊,狂歡七天」,把花形容為「霸王」與「野獸」,並帶蚋I羨慕與嫉妒,來欣賞花們的狂歡,鮑爾吉.原野不自覺間,也把自己加入了花們的隊伍,他也願意與這幫「野獸」一起天天唱歌跳舞吧。鮑爾吉.原野的寫作,在不同時期,都是值得欣賞與研究的「樣本」。如何保持文字的鮮活度,如何捍衛文字的純潔不被腐蝕,從他的文章中可以找到經驗。草原上的騎手,半夜睡不茠漁伬唌A會起身來到馬棚裡,把白馬刷洗一遍,再把青馬刷新一遍,趁茪諝,說不定還會把馬鞍與馬蹄都擦亮......鮑爾吉.原野正是用這種方式,來對待他的文字。本文開頭引用葉芝那句話的後面,還緊跟隨茪@句,「他開始用雙手掂量生活,更看重果實而非花朵」,這種對中年心態的形容,在鮑爾吉.原野那裡也是不成立的。相對於果實與花朵,鮑爾吉.原野永遠是更看重花朵的人。在果實與花朵之間,怎麼選,其實也是人們對生活方式的一種選擇,願我們手握果實的時候,也別忘了凝望花朵。■文:韓浩月

﹛﹛﹛﹛怍倓庈鼠假擁腔秏洘備ㄛ1堎6桾玴6奀勍ㄛ怍倓庈鼠假擁諉福痡防砠獄っ纓繨遙妏帟D酸郕〩殮睄眚﹝諉善惆劑綴ㄛ怍倓庈鼠假擁蕾撈郪眽劑薯裒萼珋部ㄛ甜蚰鳳扡珃嘟砩夼漲溢郫珃疶佼薩(炵侚氪譫о)﹝醴ヶㄛ麻議眒掩倢岈憶隱ㄛ偶璃淏婓輛珨祭淈脤笢﹝﹛﹛※模眒ぢㄛ刳敊ㄛ洷咡眒祥婓﹝

﹛﹛絆啋鑠鳳腕涴珨秏洘綴ㄛ鎮奻蔚む芵繞跤眒岆悝汜鍰凈腔勍肅趡ㄛ甜肮砩控湮摯控す跪詢脹悝苺悝汜衾5堎3梠顈痡探鯫埏獰斻摩頗僕妀蚔俴湮數ㄛつ妏淉葬擇橈婓匙燮睿頗奻ワ趼﹝峈森ㄛ勍肅趡蚳藷抎迡賸▲拻侐哫晟◎ㄛ絆啋鑠蚳藷硌尨控湮苺源峈哫晟換等腔荂秶枑鼎祧桲﹝5堎4ㄛ珨部諾ヶ腔毀著毀猾膘乾弊鏍翋堍雄惇楷賸﹝絞毞ㄛ勍肅趡迵む坻30嗣靡乾弊悝汜掩濂劑滋眸邆﹝絆啋鑠祥嘈絞擁※尥控湮滇赽ㄛ伀控湮悝汜§※眕啃勀踢彶鎗倜忒棧伀絆啋鑠§脹謁狣ㄛ眕苺酗腔旯爺姦而知勍肅趡脹掩眸腔悝汜ㄛ桶尨堋勤悝汜腔俴峈蛹俇帟蟭﹝

﹛﹛迵頗氪飲玴ㄛ擠馽磁釬傖峈棻輛蜆⑹郖冪撳崝酗衱珨笭猁竘э﹝怍弊わ珛賜猁蚰蛂儂頗ㄛ崝樓堤諳ㄛ籵徹誑薊誑籵麼婓室藸職乘襟樛に織椒鼽葚蝦衱ㄛ迵笢弊眕摯蜆華⑹弊模僕肮磁釬ㄛ楷桯冪撳ㄛ掉砃帤懂﹝※擠馽磁釬眒傖峈掛華⑹郔撿魂薯﹜郔蜓傖彆腔磁釬儂秶眳珨ㄛ蔚峈華⑹冪撳扦頗楷桯枑鼎載衄薯腔盓傅睿載嫘屨腔敃怢﹝

﹛﹛紛枒邿

﹛﹛﹛﹛漆鰍﹜堁鰍﹜嫘陲﹜腦膘脹華ァ緊恲轡﹜藏蚔訧埭猿蜓ㄛ景誹ヶ厘涴虳醴腔華堤蚔ㄛ旌漁岆佸З齡壨羋萩﹝璨蔬嘉傑﹜藢盓粔絢﹜湮燴嘉傑﹜嘆檢适脹劓萸侔虃夭﹝む笢ㄛ漆鰍腔漆絢蚔﹜酗癒珧汜雄昜岍賜氈埶蚔脹忳善誕嗣о赽模穸腔ч薋ㄛ啎隆堤蚔侅帠笢釂玸﹝﹛﹛渀勤梨悕藏蚔乾疑氪ㄛ景誹ぶ潔ヶ厘陲控拸疶岆郔疑腔恁寁ㄛ慇嫌梆梨悕湮岍賜﹜酗啞刓瑞劓⑹﹜捚票薯賑悕部﹜噩眼綬瑞劓靡吨⑹﹜控湮綿賑悕部脹僅諾ヶㄛ賑悕﹜恲玥傖峈佸Д灪怏譚庰齡龢鄸﹝

﹛﹛妗囥斐陔雄竘鍰ㄛ祥躺岆譆硃換苀蚥岊犮囮腔剒猁ㄛ珩岆枑汔詢窐講楷桯腔剒猁˙祥躺岆戀汔室羆詎聒棉邽葍佽鹹骳ㄛ珩岆佼茼室藸觴鄞眵珛睿撮扲賂韜楷桯⑸岊腔剒猁﹝

﹛﹛嘆斯禜瞏赻蚕氪掛窐奻睿毽贖氪珨欴ㄛ棍婟娸屼壨槢萰鏽磑褡寰﹝§﹛﹛蜊賂羲溫30嗣爛綴腔笢弊ㄛ圈呴覂佷砑腔賤溫﹜瞳祔腔嗣啋ㄛ祥肮扦頗睽樝埱遙慪赲銓炸騰樁炤褊蝶芞詎脹+ㄛ涴岆扦頗輛祭腔极珋ㄛ珩岆弊模魂薯腔埭﹝辣ㄛ庥扂遘鶵▼紫馨蝏ㄛ婓佷砑夤癩嗣啋嗣欴腔肮奀ㄛ珩斛剕衄珨虳れ鎢腔菁盄﹜價掛腔僕妎﹜ぱ梢腔歎硉﹝佷砑賤溫ㄛ祥脹衾綸佷觴砑ㄛ載祥脹衾俴峈溫軝˙歎硉嗣啋ㄛ祥岆歎硉聾⑻ㄛ載祥岆歎硉蹙邈﹝﹛﹛蝵ㄛ衄虳刱硰釂玶祡褁帎ㄛ厘厘祥恀勤渣﹜硐艘蕾部ㄛ譏噤蚎樁盃鯙瓞詎腋迠﹝

﹛﹛﹛﹛唳邦傱篰噪碣蟭匊董ㄛ2015爛弊模唳防笫橠紊肪凳瘛傯讕觰蘉眥磃併唗蚳砐淕笥眕懂ㄛ跪秞氈鼠侗儅憤盓厥饜磁弊模唳防笰鉆媢尤ㄛ萋秶跪濬н溢厙釐秞氈翍釬佬倛ㄛ芢雄膘蕾厙釐秞氈唳京硜﹜堍茠耀宒ㄛ△藪佹撩籀奾﹝絞ヶ厙釐秞氈唳京迣○鼘祫侞懦廑擘珧磃﹜箏怬忨釆蛝﹜帤冪勍褫妏蚚秞氈釬こ脹珋砓ㄛぢ輓賸厙釐秞氈唳併唗ㄛ囷漲賸秞氈阱侉迍煤氪腔例ㄛ祥瞳衾秞氈釬こ腔嫘滓換畦睿厙釐秞氈莉珛腔翩艙楷桯﹝﹛﹛唳邦傱篰噪碣蟭侞艙ㄛ洷咡跪秞氈鼠侗郩忐唳邢阬伢邦皞芧暱沭埮ㄛ甡楊俴妏睿峎誘阱ㄛ萋秶跪笱秞氈н佬倛﹝

﹛﹛佼肅膘蕾萇揤薯廓梓袧薊襠ㄛ蔚蚳瞳硜蹅秉丳縢ㄛ婓惕芶汔撰腔肮奀ㄛ妗珋薊襠梓袧奻汔峈弊暱梓袧ㄛ堤諳湮盟崝酗﹝

﹛﹛佴50呡ㄛ笭隙怢ヶㄛ呥銜瑀來繭脂鉞譟褊蔑朒謚挾黨蘉硒籪矕騧ㄛ筍坻恁寁賸蚚貉釭腔源宒釭堤赻撩勤秞氈祥鏢腔袚⑴﹝婓▲褡咡珋部◎腔忑ぶ誹醴笢ㄛ笚儔貌腔貉汒祥躺竘楷奕◆飯ㄛ遜竘腕笘淜旽絞部奻怢眕RAP唳掛釭れ賸▲硐猁斕徹腕掀扂疑◎ㄛ埻釭腎怢婬僅釭砒冪萎ㄛ撈倓蜊晤竘楷珋部袚砪陰﹝※鹹釭躓汒§徹燠迶試諦梬橾啣秪儀腕腦鳳※毞竷§珨跺鹹滯腔汒秞崋繫夔饒繫牉ㄐ笐紲婓貉蚑秅笢腔※鹹汜§器輒玟鶬丳躓汜遜蚥藝腔汒盄ㄛ譁硈★詎痟騢聹遛厊ㄐ涴汒秞潠眻褫眕磈藝燠迶試賸ㄐ涴黃杻腔氻秞扽衾26呡腔栦ㄛ珋婓腔坻岆堁鰍璨蔬珨潔諦梬腔橾啣﹝栦7檜媯馨麤襣樓硭椋捲鉼珨撞ㄛ狻昜笥谿腔釬蚚狟ㄛ坻腔汒秞祥眭祥橇楷汜賸蜊曹ㄛ涴珩襠植苤憩忳善賸勍嗣祥賤迵準祜ㄛ辣韥鄞滂駗螻〡閨倞襠秏麥﹝控儔陬pk10羲蔣瘍鎢賦彆

﹛﹛牉誹樵隅傖啖ㄛ淏岆涴侐萸撼渠ㄛ枑汔賸笢俋蚔諦勤獐笣腔ぜ歎ㄛ攷蕾賸謎疑腔傑庈倛砓﹝衄補窒枑恀ㄩ迵獐笣珨欴ㄛч絢珩岆弊暱趙藏蚔傑庈ㄛ2017爛撈蘋雪庈扢⑹ㄛ傖峈ч絢傑庈楷桯腔笭猁珨憤﹝

﹛﹛森俋ㄛ陬倰遜枑鼎賸quattro封捨鐃秷雄炵苀﹝晤憮萸ぜㄩ兜舜A6Awant隅弇衾C撰藏俴陬ㄛ價衾兜舜A6湖婖ㄛ鍚俋謗遴A6栲汜陬倰A6allroadquattro眕摯詢俶夔唳RS6Avant眒冪肮欴眕輛諳倛宒婓貌奻庈﹝噥こ源醱ㄛ惘鎮528i藏俴唳迵眳隅弇眈輪ㄛ婓忮歎睿饜离源醱兜舜A6Awant珆遘吨珨喉﹝醴ヶ弊囀藏俴陬庈部莉こ祥呾猿蜓ㄛ奧й眕瑰貌陬倰懈嗣ㄛ雄濏啃勀腔忮歎妗婓麵眕о鏍﹝兜舜A6Awant腔奻庈雛逋賸都婓傑庈汜魂ㄛ衱髒嫌砑猁о輪赻輓襤袬嬬閤槱駍﹝

剢蕾砳婓封邿黖擠銓里享餑黖標=暺愻橑珌艙鰽嘉戀掉雿痤蒪楈未し捍韍脹楛ㄨ仇怜棵掠笮姜葂料蝸迅氶﹛=藭桾玴ㄛ扂庈欸羲寢耋蝠籵膘扢鍰絳苤郪頗祜﹝庈酗剢蕾砳婓頗奻Ч覃ㄛ猁旮遹彷偎幙僱陬騫挽霽騞宥ㄛ眕炾輪す陔奀測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峈硌竘ㄛ眕祥剿雛逋佸鮵梑窴鶶今鏽擎蟹魂剒猁峈堤楷萸睿邈褐萸ㄛ姦糸す靆疺邿黖擠銓里享ㄛ給齬奀潔誹萸ㄛЧ趙衪覃督昢ㄛ端蚰數赫邈妗ㄛ楛ㄧ龢赯仇怜棵掠笮姜葂料蝸迅奼勦ㄛ姻禡慓獐笣軘磁蝠籵督昢夔薯﹝渴膘す﹜觭創陰﹜隸弊粹統樓﹝﹛﹛頗奻ㄛ庈華沺摩芶﹜庈寢耋域釬寢耋蝠籵膘扢馱釬①錶颯惆﹝

﹛﹛§﹛﹛淔啋媼坋珨爛鞠堎坋ㄛ諾漆遹孚邦銃甘傘嗌必婼蝜銃ㄛほ堎奻悎忳踢試賜嫩階ㄛ忳陝獬燧弇換楊嫩階ㄛ躺躺跺堎奀潔ㄛ諾漆憩植踼鑒妅玥繭諒必婼蝥芺薷桵蝝騝巡鰍卅換忨腔雌彆腕砩萊赽ㄛ滔脹蠍侅騤赲攄﹝岆琱琱笢婌眒蛁隅坻蠅腔埽煦ˋ擂佽婓嫩階奀ㄛ厘嫩階抭笢栝芘豪奀ㄛ豪飲頗邈踶邲蹕腔笢怢湮桱蝩棉ㄛ涴珩勍憩岆垀彖腔朸慫勘﹝

﹛﹛﹛﹛酴栻閩籵徹咡恓恀з牉祡潰脤綴楷珋ㄛ苤璨1譙57腔跺赽ㄛ极笭婓160踝眕奻ㄛ扽衾笭僅滔纖ㄛ奧й醱窒豂敞竭嗣ㄛァ伎祥槽ㄛ郲晾奻衄※綸剕§欴腔禱楷﹜橯弮區繡僕艙窒弇堤珋棉茞禱楷ㄛ恀淖笢腕眭ㄛ苤璨珨眻飲衄堎冪晊綴腔珋砓ㄛ植晊綴坋懂毞善撓跺堎祥脹ㄛ憩襠皿鶬刲肫獐麮暻沴閉潰脤﹝潰脤賦彆珆尨ㄛ苤璨倯慾匼ぇ詢捷ㄛ疿絢匼萋蕨ㄛ裕髡夔忳囷ㄛ衄嗣黨覲陴軘磁涽﹝坴涴虳爛懂埣熬埣纖ㄛ极禱笭睿醱窒豂敞腔啋倜ㄛ器銘Ъ捖眾鶬冼帎﹝﹛﹛蕉藉善苤璨輛輮妡樾篪ㄛ撈蔚醱還蟋乾賦駁汜赽ㄛ眕摯す奀馱釬楛疆腔秪匼ㄛ酴栻閩瓟汜跤坴羲堤賸笢狻抸撙樓渀奮鎚盄腔笥谿源宒﹝撈藩圉跺堎婓杻隅悃弇鎚踸伀銀佮槸彶腔粥啞盄ㄛ勤悃弇莉汜厥壅奧廕芚譬抯分斐齔翩動駜韇ㄛ覃ゝ庛ㄛь坁訄ㄛ覃喳峞接鹹完﹝

﹛﹛﹛﹛迵Я票佴衄壽腔鼴闖こ壺賸涴爺⑴眥扠③ㄛ遜衄蚕坻ワ靡腔2001爛し彆萇齟紱釬炵苀MCOSX撮扲忒聊ㄛ嘛歎勀藝啋˙蚕坻ワ靡腔2008爛熟惆ㄛ嘛歎勀藝啋ㄛ奻醱衄Я票佴桽えㄛ梓枙峈※陔遴﹜載辦腔し彆忒儂忮歎199藝啋§﹝﹛﹛Я票佴崠婓蚔牁わ珛陝坢爵鼠侗弮暱灄ㄛ1976爛迵妢菱痲﹞挋觕攝捚親脹佹的炴敦噾遜鼠侗﹝1980爛ㄛし彆鼠侗婓馨佴湛親奻庈奀ㄛ躁摩訧踢湮埮1砬藝啋﹝

﹛﹛婓楷橢綻伎藏蚔劓夤馱釬笢茼酕善盪妢諦夤淩妗俶迵汜雄倛砓嘟岈俶眈賦磁˙綻伎冼躂偎蛜苂旻客冼躂偎﹜盪妢冼躂偎裉鉠廕˙忳笲俶劓夤迵統迵俶劓夤眈賦磁﹝

﹛﹛濂巹弊滅雄埜窒﹜諒郤窒眈壽鍰絳堤炟痀宒甜蔡趕﹝ㄗ桲惘荂﹜隸弊佼﹜衾窀炒忠楢熁蔣巡ㄛ肅弊啡輿20欳摹詫惇珨繹媼桵奀ぶ旍粟ㄛ絞擁蔚參笚峓800譙圉噤腔華⑹蹈峈輦⑹﹝壺賸鳶陬睿匙尪脹蝠籵馱撿ㄛ啡輿怍跡嫌弊暱儂部珩頗婃礿堍茠﹝

﹛﹛陲控捚腔弊模衄笢弊﹜梇﹜澈弊﹜陳珅﹜蟹嘉弊﹜塘蹕佴ㄛ澈陳珨眻踡桲祥斛佽ㄛ笢澈壽炵秪※礸癒啟鄞毓鬈ㄛ澈桭窴琚匿膩硫鴃接恀枙﹝蝜勤塘壽炵婬衄隴珆給豖ㄛ饒繫澈弊婓陲控捚華埽淉笥笢蔚揭衾載樓祥瞳腔擁岊﹝

﹛﹛碩控11恁5芘蛁數赫岆妦繫よ赽ㄛЗ蠍梇噶境ˋ埻懂ㄛ岆澈陳躓赽梨⑩薊勦旯奻汔れ腔圉絢よㄛ婦漪梣幽麤曀碩黺懇(梇噫ひ騊)﹝梀ㄛ澈弊淉葬眒砃梫誼腕鷙4﹝﹛﹛擂澈弊▲笢栝梇芋7梇巡ㄛ澈弊俋蝠窒楷晟侁章蝯謹6桮釋頗奻桶尨ㄛ梫談邦俋蝠耋桶隴賸蚡藉ㄛ澈弊淉葬眒冪砃梫誼腕鷙佹4﹝﹛﹛糧寧肅硃喃耋ㄛ澈弊淉葬郬笭弊暱兜巹頗(IOC)衄壽陳珅圉絢よ秺腔樵隅ㄛ蚧む岆統樓IOC翋域腔夥源魂雄眳奀﹝祥徹ㄛ坻桶尨梫諒幙齎嬬曀躉貕租8Ю蔡隄兜頗夥源魂雄ㄛ奧岆蚕湮澈梨⑩衪頗翋域﹝

(孮帢鉏迤瘉捏桏 )